我們與惡的距離有多遠(下)我爸是思覺失調殺警犯…-2【台灣啟示錄】20200719|洪培翔

但這一次沒有人可以阻止阿友(化名)他北上召開記者會的決心,他擔心路上會被跟監,甚至還故意,先往南坐到左營,再從左營換車,搭上了這一列北上的自強號,而根據精神鑑定醫生他的判定,在當時阿友他已經產生了妄想了,他懷疑有人要設計他,要詐領他的保險金,所以他到處去求救他甚至還跑去買了兩把刀要自保,他已經是在一個發病的狀態了,所以當他在車廂裡頭,遇到了要查票的列車長,遇到了上車要來處理補票糾紛的鐵路警察李承翰,在阿友的眼中,都被妄想成是要害他的人,甚至當時所有在車廂裡頭的人也都是一夥的,他直覺在嘉義站有人在等著他了,只要他一下車他就死定了,阿友的辯護律師特別提供了這一段,(案發前)19秒的畫面,強調從這一段畫面當中,可以清楚的看到當時阿友對話的對象
已經不是站在他眼前的那個警察了,他其實是在對著空氣說話,他在自言自語,而這一點就足以證明阿友在犯案當下,他已經嚴重的發病了,而他的家人,卻渾然不知阿友是一名思覺失調症的患者,當然更不可能有人知道,阿友他最近兩三年,被拖欠了大量的材料費,他為了省下幾百塊錢的掛號費,決定不再回診了,他自己就把藥給停了,所以才會導致他的病情復發,一發不可收拾……

我們剛剛提到了阿友在案發當天,一連串對外求助的行為,其實我們的社會安全網,是有機會可以接助他的,但為何最後都漏接了?

這一起鐵路殺警案,一審宣判無罪原本是50萬元交保,後來因為社會的輿論反彈,追加到了100萬,不過因為家屬沒有辦法籌措保釋金,阿友(化名)現在還被關在看守所裡頭,但是反過來看,如果今天阿友他的家境,他是可以負擔這100萬的保釋金呢?那是不是代表了阿友,他就可以得到短暫的自由重回社會,但問題是當初讓他,失控殺人的思覺失調症,並沒有因為一審宣判無罪之後,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,它就不藥而癒了,而做出這樣子判決的法官難道都不擔心,在被告交保出來之後,他有可能再度做出殺害他人的行為嗎?

阿友(化名)他關在看守所,已經一年多的時間了,他知道自己殺死了一個警察,他願意道歉,也知道一審的宣判結果是無罪的,但是他並沒有非常明顯的情緒反應,儘管他現在已經開始服藥,但是根據了解,直到了現在阿友他還是堅持在案發當下他是中邪了,他還是堅持那一個整人計畫,還在等著殺他。

鐵路殺警案,一審宣判無罪,還有5年的監護處分,但為什麼是5年呢?如果患者的狀況一直不穩定,是不是5年時間一到,也要解除他的監護呢?

請鎖定每周日晚間23:00分,東森新聞台–51頻道,台灣啟示錄!

《台灣啟示錄Youtube官方頻道》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user/ettvapocalypse

#東森#台灣啟示錄#ETTV#51ettv#啟示錄#李承翰#鐵路警察#思覺失調#被害妄想症#無罪#宣判#警消人員#自強號#嘉義#政府

You May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