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台灣啟示錄 全集】我們與惡的距離有多遠 (上)鐵路殺警案一審無罪!李父抑鬱吐血驟逝!生前最後專訪 20200621|洪培翔

什麼樣一個司法判決,竟然能夠讓蔡總統她也公開的表態,支持檢方上訴,姑且不論總統對於個案的表態,會不會傷害到司法獨立的精神,但不可否認的,人民對於司法的改革已經失去了信心,因為我們總是在問,為什麼法官的判決和社會的認知期待,可以有這麼大的落差呢?這一名年輕的鐵路警察,他只是去執行一件看似單純的票務糾紛,結果竟然就被刺死了?因為兇嫌被告他是一名思覺失調的患者,法官採信了精神鑑定報告的結果,認為他在犯案當下已經發病了,完全沒有辦法辨識他自己的違法行為,所以一審宣判無罪,但是要施以五年的監護 ,這個結果被害家屬完全沒有辦法接受,他們的唯一的兒子被殺死了,結果法官說,因為兇手他生病了所以無罪,那他們的兒子就該白白犧牲嗎?原本話就不多的李爸爸,在那天之後他更加的沉默了,但沒有想到,就在一審宣判之後的一個多月,傳來李爸爸驟逝的噩耗…

李爸爸過世前三個禮拜,台灣啟示錄的資深記者郭雅琳還有林景檀,他們去了一趟嘉義拜訪了李爸爸和李媽媽,當時李爸爸整個人感覺是有點虛弱的,說起話來沒有什麼力氣,但是只要我們一提到他貼心又孝順的兒子,李爸爸就會露出他那難得一見的微笑,雖然他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情感,但是我們可以感覺的出來,李爸爸真的很愛他兒子,也很捨不得兒子竟然是這樣子離開了這個世界。李爸爸在生前接受我們最後的專訪,他回憶記得案發當天晚上九點多,接到了承翰同事打來的電話,還安慰他們不用擔心不用緊張,以為孩子只是受了點傷,但是沒有想到,趕到了醫院才知道,李承翰他的腹部被刺了一刀,導致大量的出血,到院前他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,儘管經過一整晚的搶救,但最後還是回天乏術。一個年輕的警察,就這樣結束了他短短24年的生命,做父母的怎麼可以讓兒子白白犧牲呢?李爸爸他強忍悲傷振作起了精神,他要知道當天在這個車廂上面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?兒子不是去處理一起單純的補票糾紛嗎?怎麼最後會鬧出人命來呢?李爸爸他是一個老實的做田人,他一輩子沒有上過法院,但是為了幫兒子討回公道,每一次的出庭他都親自到庭,但是聽著聽著,他卻越聽越覺得沒有希望,因為他覺得法官的心證已經形成,要判死刑是不可能了。

一審法官做出的無罪判決,主要是根據「刑法第19條」的規定,當你行為時因為精神障礙、或者是其他心智上面的缺陷,導致不能夠辨識其行為違法者不罰,但要如何證明被告他在犯案時他正在發病呢?被告律師強調他的當事人,是一名思覺失調症的患者,從2010年就診之後他開始服藥治療,但是最近的兩三年他自己停藥了,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,他就出現了被害妄想症,在案發前幾天他的病症加劇了,他懷疑他有三個朋友聯合起來想要謀殺他,詐領他的保險金,所以他就跑去買了兩把刀要保護自己,而就在案發當天,他一大早就跑去了安南派出所,他情緒非常的激動,跟員警說有人要害他,而最後派出所員警處理的方式,就是打電話請他的家人把他帶回家,不過顯然還是沒有辦法安定他的情緒,後來被告他又跑去台南市政府的社會局,也去找了一個議員的服務處,最後他又跑到了另外一間的派出所,但是在整個過程當中,他發現完全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幫他忙,所以被告最後就決定,他要北上召開記者會,但是他擔心這一路上會被人跟蹤,所以他就先故意往南坐火車,到了高雄左營站,再從左營搭乘自強號往台北,結果在中途被列車長發現,他的車票只買到了新營,就要求他補票,而根據被告的說法,他說當時他身上是有錢的,他沒有不補票,而是他被列車長給驚嚇到了,他聽到對方要求他在嘉義站下車,當時他就產生了妄想,他以為有人在嘉義站等他,只要他一下車他就死定了,他覺得他中邪了,所以他就跑到另外一個車廂去,後來他又看到了穿著警察制服的李承翰就出現在他的眼前,他的情緒就更加的激動了,他認為李承翰和列車長他們是同一夥的,是來執行一個魔鬼任務,所以他就從口袋掏出了那一把刀子,直接往李承翰的肚子刺。因此被告律師強調,他的當事人在行兇當下非常明顯,已經無法辨識他自己的行為,在庭上聽到這裡 ,李爸爸知道法官的心證已經形成,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,最後竟然是無罪宣判。

所有在第一線出生入死的警消人員,他們最悲嘆的就是「今天公祭,明天忘記」 我們所看不到的是,所有的悲傷痛苦,最後都留給受害家屬默默的承受,如果這就是因公殉職的下場,那麼以後還有誰願意拿命去拚呢?李媽媽說,天底下哪個父母親,願意自己的孩子去做這麼危險的工作?但是孝順的李承翰,當年為了幫忙分擔家計,他放棄了台師大選擇去讀了警專,當了警察之後他還繼續的努力準備升等考試,因為只要考過了,他的薪水又可以再多一些,可以給家裡過更好的生活,李承翰他就是這樣一個孝順的孩子,而至於在同事的眼中,李承翰他是一個認真盡責而且有愛心的好警察,有時候他們看到一些社會新聞會聊天,看到哪個警察因為開了槍被告、哪個警察在執行公務被砍被殺,而說來悲哀,這就是台灣警察的處境。李承翰的同事說,他們曾經私底下開玩笑,台灣的警察要靠法律的保護根本不可能,所以以後碰到這種狀況,最好還是躲遠一點。私底下雖然開這樣的玩笑,但是看看李承翰,當他穿上了那一身的警察制服,當他看到了眼前車廂裡,那一個揮刀吆喝的男子,為了保護車廂裡的其他乘客,李承翰選擇了勇往直前…

當李承翰因公殉職之後,蔡英文總統立刻下令指示內政部,「要錢給錢,要人給人」而在一年之後,我們的政府究竟給了警察什麼呢?

醫生說只要接受規律穩定的治療,思覺失調症的患者,他們其實是可以像正常人一樣工作與生活的,而根據估計,台灣目前可能有二十萬名的思覺失調症的患者,但是其中只有十幾萬人有去就診,那麼剩下的幾萬人呢?他們的家庭又需要外界什麼樣的幫助呢?在下一集我們專訪了鐵路殺警案當中被告的女兒,她要告訴我們,在她的父親生病後,她們家的生活出現了什麼樣變化。而在案發當天,她的父親去過了社會局、去過了派出所,他說有人要設計陷害他,已經在發出求救信號了,那為什麼蔡總統曾經說過的「社會安全網」還是沒能將他給接住呢?

請鎖定每周日晚間23:00分,東森新聞台–51頻道,台灣啟示錄!

#東森#台灣啟示錄#ETTV#51ettv#啟示錄#李承翰#鐵路警察#思覺失調#被害妄想症#無罪#宣判#警消人員#自強號#嘉義#政府

You May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