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台灣啟示錄 全集】我們與惡的距離有多遠(下)我爸是思覺失調殺警犯… 20200719|洪培翔

鐵路殺警案一審宣判無罪,結果引起了社會輿論的譁然,我們上一集是從被害者的角度,來看整起案件的發生,我們的國家損失了一名非常年輕優秀的警察,而這個家庭,他們失去了一個孝順的兒子,甚至連殉職員警的父親,他都因為對於司法判決感到絕望,終日抑鬱而驟然離世了。在每一次悲劇的發生之後,我們都聽到當政者說,希望這是最後一個犧牲者,但結果蔡總統當年答應了小燈泡,要把整個社會安全網的破洞給補起來,這個承諾還記得嗎?當年小燈泡的媽媽王婉諭她強忍悲痛發出了呼籲,她說只有找出加害人的犯罪原因,釐清事件背後的脈絡,才能夠避免類似案件的再發生,但是我們的政府找到了嗎,今天這一集我們試著要從鐵路殺警案的加害者的角度出發,去瞭解一個罹患思覺失調症的患者,他的生活、他的家庭會因為這個病症造成什麼樣的衝擊和影響呢?鐵路殺警案的被告他的女兒小曦在案發之後,承受了巨大的輿論壓力,她的爸爸殺死了一個警察,她以為她的人生也跟著完蛋了,為什麼她能夠鼓起勇氣接受我們的訪問呢?小曦說因為她爸爸是真的生病了,她想要幫幫她爸爸,她也知道也許有人根本聽不進去她講的任何一句話,但是她只想要讓這一個社會有機會能夠看到,她們家的真實狀況,還有有沒有其他的家庭,也跟她們家一樣,都在崩潰的邊緣掙扎呢?如果當時有人可以幫幫她們,也許發生在這兩個家庭的悲劇就不會發生了。

爸爸好像突然之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,小曦一時之間也不知道,究竟發生了什麼問題,因為在她的認知裡頭,這個家一直以來有精神問題的都是她媽媽,她爸爸的情緒,反而是相對穩定的,小曦說她的家跟別人家完全不一樣,他們的家人從來不會一塊坐下來吃一頓飯,更不會一塊兒的過節過生日,爸爸每天為了賺錢早出晚歸,晚上還要去大夜班當保全,而在這個家裡頭,除了媽媽會生氣打她的時間之外,其實是很安靜的,小曦她也不明白,爸爸怎麼會突然之間性情大變呢?而就在案發當天的一大早,她爸爸跑去了派出所,情緒激動的跟員警說有人要害他、要詐領他的保險金,派出所的員警,先是安撫他的情緒,然後打電話通知他的家人接他回家,當小曦趕到了派出所看到了爸爸,她以為就像是媽媽憂鬱症發作,只要回家吃顆藥
休息一下就沒事了,但沒有想到當她爸爸聽到吃藥這兩個字,他的情緒更加激動了,他甩頭騎上了摩托車就不見人影了,而接下來她爸爸去了社會局、去了保險公司,把他的保險單解掉,然後再去了議員服務處,最後他又跑到另外一家派出所,我們看到從早上的7點鐘,一直到了下午5點多阿友他都在找人幫忙,如果在這個過程當中,只要有任何一個地方有任何一個人,提高他們的警覺,通報了社會安全系統,是不是就能夠阻止這一起悲劇的發生呢?

但這一次沒有人可以阻止阿友(化名)他北上召開記者會的決心,他擔心路上會被跟監,甚至還故意,先往南坐到左營,再從左營換車,搭上了這一列北上的自強號,而根據精神鑑定醫生他的判定,在當時阿友他已經產生了妄想了,他懷疑有人要設計他,要詐領他的保險金,所以他到處去求救他甚至還跑去買了兩把刀要自保,他已經是在一個發病的狀態了,所以當他在車廂裡頭,遇到了要查票的列車長,遇到了上車要來處理補票糾紛的鐵路警察李承翰,在阿友的眼中,都被妄想成是要害他的人,甚至當時所有在車廂裡頭的人也都是一夥的,他直覺在嘉義站有人在等著他了,只要他一下車他就死定了,阿友的辯護律師特別提供了這一段,(案發前)19秒的畫面,強調從這一段畫面當中,可以清楚的看到當時阿友對話的對象
已經不是站在他眼前的那個警察了,他其實是在對著空氣說話,他在自言自語,而這一點就足以證明阿友在犯案當下,他已經嚴重的發病了,而他的家人,卻渾然不知阿友是一名思覺失調症的患者,當然更不可能有人知道,阿友他最近兩三年,被拖欠了大量的材料費,他為了省下幾百塊錢的掛號費,決定不再回診了,他自己就把藥給停了,所以才會導致他的病情復發,一發不可收拾……

我們剛剛提到了阿友在案發當天,一連串對外求助的行為,其實我們的社會安全網,是有機會可以接助他的,但為何最後都漏接了?

這一起鐵路殺警案,一審宣判無罪原本是50萬元交保,後來因為社會的輿論反彈,追加到了100萬,不過因為家屬沒有辦法籌措保釋金,阿友(化名)現在還被關在看守所裡頭,但是反過來看,如果今天阿友他的家境,他是可以負擔這100萬的保釋金呢?那是不是代表了阿友,他就可以得到短暫的自由重回社會,但問題是當初讓他,失控殺人的思覺失調症,並沒有因為一審宣判無罪之後,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,它就不藥而癒了,而做出這樣子判決的法官難道都不擔心,在被告交保出來之後,他有可能再度做出殺害他人的行為嗎?

阿友(化名)他關在看守所,已經一年多的時間了,他知道自己殺死了一個警察,他願意道歉,也知道一審的宣判結果是無罪的,但是他並沒有非常明顯的情緒反應,儘管他現在已經開始服藥,但是根據了解,直到了現在阿友他還是堅持在案發當下他是中邪了,他還是堅持那一個整人計畫,還在等著殺他。

鐵路殺警案,一審宣判無罪,還有5年的監護處分,但為什麼是5年呢?如果患者的狀況一直不穩定,是不是5年時間一到,也要解除他的監護呢?

請鎖定每周日晚間23:00,東森新聞台–51頻道,台灣啟示錄!

《台灣啟示錄Youtube官方頻道》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user/ettvapocalypse

#東森#台灣啟示錄#ETTV#51ettv#啟示錄#李承翰#鐵路警察#思覺失調
#被害妄想症#無罪#宣判#警消人員#自強號#嘉義#政府

You May Also Like